思春期晚期少女

还有很多————————的不足
木瓜

【卡埃】王子与乞丐(上)

*马克吐温的趴
这个王国有三个王子,最小的那个叫做卡米尔。他是一个私生子。
这没有多大的关系。卡米尔王子依旧受到着人民的喜爱。当他长大以后,会与哥哥们一起担起统治这个国家的责任。他今年已经十五岁,还有一年不到,就是他的成人礼了。尽管王宫到小巷都偶尔对这个小王子产生好奇,他们几乎没有见过多少张小王子的照片,但是从旁人来看,他的生活已经很幸福了。
从旁人看。
卡米尔从小就好奇墙外的世界。哥哥们早已成年可以自由进出,而自己,从来没有出去过。
卡米尔当然喜欢宴会、以及宴会上的蛋糕。但是当他听自己的奶妈跟他讲墙外的面包坊是如何将面粉牛奶和鸡蛋混在一起做成蛋糕后,他就更好奇墙外的世界了。以至于当他不想参加宴会因为卡米尔看到蛋糕就会想到自己悲惨的命运。
悲惨的命运是什么。就是你还有一年才能够去到墙外,然而到那时,你依旧不能自由。每天会被繁琐的事情缠的连睡觉都睡不好。
卡米尔已经等了十五年,现在他一年也等不下去了。
于是卡米尔换上了平民的衣服。这是他从马厩里的男孩要的。并且用红色的长围巾盖住了自己的二分之一的脸,用帽子遮住了自己三分之一的脸,只留下了那双湛蓝的眼睛。他还是想看着路走路的。然后轻轻松松的骗过了守在门口的警卫们。毕竟警卫们只看过他们的王子穿着正装时候的样子,而现在眼前的少年怎么看也只像个打杂的。
卡米尔来到平民的世界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面包坊。
但是他没带钱。这是一个悲惨的故事。
———
埃米跟姐姐艾比从小在这个城里长大。他知道在王宫里打杂的男孩一天的工资(一片面包)、知道服装店的姑娘每天早上都会背着自己的父母去和牧羊人幽会,尽管她已经有了婚约、甚至他知道自己姐姐平均每天都会遇到十个“真命天子”。他对这个城市熟悉到不行,除了城中心的城堡。
他和艾比是报童。每天要不停的奔波着就为了讨口饭吃。而当埃米有空时,他会不由自主的望向那红瓦白砖的城堡,想象着里面的生活。
“喂!衰仔你听到没啊。”
“是是是,你说的真有道理。”
“你肯定有没认真听吧!真是的。要好好听人说话啊。”
“反正肯定是我总有一天要混进皇宫的舞会里,然后找到属于我的王子那一套吧。”埃米捏着嗓子模仿着艾比的声音。
“……嗯……”艾比的视线又被路过的马车吸引了过去,“哎,帮忙去面包坊买两个面包当午餐。”她塞给了埃米五枚硬币。
“是是是,那你呢。”
“刚刚马车上那个人好像很有钱,肯定会买一份报纸的!!!”艾比一边往马车驶向的方向跑去,一边回过头和埃米毁了挥手。
埃米无奈的向面包坊走去。
———
“哎。”卡米尔不由自主地盯着那个朝自己走来的男孩。黑发蓝眼,就连身高都差不了几厘米。
埃米从面包坊里走出来看到了盯着橱窗的男孩。他简直和自己长得一摸一样啊!!埃米摸了摸自己的头顶。几天前艾比才帮他剪了头发,害得自己连一个标志性的部位都没了。
大千世界,你说咋这么巧我就遇上了个和我长得一样的人嘞。
“嘿…你想吃块面包吗?”埃米将裹在纸袋里买给艾比的面包递了出去。上面抹着厚厚的奶油,并洒着巧克力碎。这是面包坊老板特意给双胞胎撒的,作为交换,双胞胎一周只收他两枚硬币作为报纸费。
———
两个人就这样坐在了面包坊后的小巷里。如果有人路过,也只会把他们当成某一对在工作时间偷懒的兄弟。
“其实我是王子。”
“哈哈哈哈哈你别开玩笑了,怎么可能嘛哈哈哈...”
“不行你看。”卡米尔从埃米的包里抽出一份报纸,翻到了一张王宫舞会的照片。“那个就是我。”
“哈啊额……”埃米抢过报纸,仔细研究了下那张照片。卡米尔在一个角落里站着,吃着蛋糕。要不是卡米尔指了出来,他还不会注意到。为什么我以前从来不知道我和王子长的那么像啊!埃米愤愤的想着,虽然没什么用。
不,用处可大着去了。
———
埃米与卡米尔一致决定,埃米进王宫享受当王子的日子,卡米尔在城市里体验着乞丐的生活。知道他们中间有一个人想要结束为止。
“是平民了啦。”埃米不满的纠正道。
卡米尔默默看着埃米的那一大个包,和里面一大堆的报纸。“你日收多少。”
“六枚硬币…?”
“那难道不算乞丐吗。”
“不算了啦!王宫门口那个乞丐每天也就三枚硬币。看看你们王宫里的人多无情,等我进去后就...”说着埃米将卖报用的包拎到了卡米尔脚边。
“加油吧。”埃米幸灾乐祸地说。仿佛他从来没有背这个包去买过报纸。
————
“好运。”卡米尔犹豫地对埃米说。卡米尔从来没有和自己年龄相仿的人说过那么多句话。小时候他和宫里的几个小侍女很熟,可在他们十一二岁的时候,她们慢慢开始喜欢躲着自己在墙角讲着悄悄话,哧哧哧地笑着。“这是女孩子的事,你不能听。”有个女孩模仿着大人脸,正经的跟他讲道。所以…他们现在已经是朋友了?
他们现在就站在王宫背面的围墙旁。埃米说他可以爬着那棵桐树翻进去。卡米尔听到时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等你真正走进我的生活了,不可思议的事还多着呢。”埃米笑着拍了拍卡米尔的头。“还有,照顾好我姐姐。”话音刚落,他就蹭蹭蹭地爬上了树梢。
“一周后见。”卡米尔对他说道。

评论(2)

热度(67)